泰顺斗牛渐成品牌 筹建正规斗牛场找不到主管部

泰顺斗牛渐成品牌 筹建正规斗牛场找不到主管部

   浙江在线11月07日讯 斗牛是泰顺习俗,当地围绕吴伯淋的农家乐已形成“斗牛沙龙”,但筹建正规斗牛场却遭遇“斗牛到底归哪个部门管”的困惑。

  引子——

  蓝天白云,秋风飒飒。

  农历十月初三,在泰顺县雅阳镇埠下村是个不平凡的日子,这里正在举行斗牛。

  斗牛场位于埠下村一个名叫“岭仔伟”的竹林的空地里。一队队看热闹的村民直往竹林而来。

  竹林空地显然经过人工处理,四周垒了一人高的土墙,土墙上扎了竹篱笆,惟西边留一小小的缺口,缺口连着一条通道。这是供斗败的水牛逃生用的。

  人群就山势围在空地四周。秋风掠过竹林。2000余名观众鸦雀无声——

  山乡角斗

  乌黑的水牯A被主人牵进空地,主人卸下牛绳,退出空地。水牯A面对四周的观众,悠然而神气地逛起圈子,它硕大的身躯和漂亮的盘角显露出力量的美。

  水牯B出场了:它灰褐色的皮毛,牛眼瞪着,粗壮的脖子向人们显示它是头正“发”的斗牛。水牯B呦呦低鸣着从空地缺口冲进斗牛场。

  战争一触即发。

  它们并没有立即搏斗。而是在空地内缓缓转了几个圈子。吴伯淋说,它们在寻找最佳进攻机会,两头水牯相遇,必定要决出个雌雄。

  水牯B年轻气盛,它在高地势处觑准机会向水牯A发起凌厉的攻势,四角相抵的霎那间,场中爆出一声沉闷的钝响,以命相搏的水牯相斗拉开序幕……

  羊牯相斗以额头相撞,往往头破血流;黄牛相斗凭蛮力相抵。水牯相搏则是力量的角逐和智慧的较量。

  水牯A和水牯B以头相抵,并没有施展蛮劲,它们在寻找对方的“软肋”,以期一击制服,稳健的脚牢牢立在空地上。但见水牯B稍一挪身体,四角错开的瞬间,水牯B的利角直拨水牯A的腭下,往上用劲,水牯A连退几步。观众发出一阵惊叹。水牯A输了一招,但它很快稳住阵脚,两牛又呈胶着状态。

  水牯相搏是武林内家高手之间的竞技。吴伯淋说。水牯之间比拼的是智慧和力量。

  吴伯淋和牛友手持竹顶守在缺口处,一刻也不敢怠懈。吴伯淋说,斗败的水牯将从缺口处逃生,斗胜的水牯将会乘胜追击,他们就用竹顶阻止它。而水牯是很绅士的,你稍一阻挡,它便会见好就收。

  场中水牯激战犹酣。观众席上喝彩声不绝。大约战了半个小时,水牯A败相渐露。只见它卖了一个破绽,觑准时机转身落荒而逃。

  斗牛结束。

  年少的梦

  今年65岁的吴伯淋一点也不显老。手持竹顶站在斗牛场缺口处,俨然就是一位小伙子。

  组织斗牛可以说是我晚年的最大爱好。吴伯淋笑着说。

  泰顺县向来有斗牛的习俗。据吴伯淋了解,民国时期,泰顺县就在重大节日举行斗牛,大户人家之间斗牛下赌注,令周边村民一饱眼福。后来好长一段时间以来,泰顺县罕见斗牛。牛是农家宝贝,谁还愿意将自家的水牯拉去相斗呢?吴伯淋说。

  吴伯淋说起一件令他终生难忘的童年往事:他15岁那年,他的生产队里有一头大水牯,这头大水牯由他家饲养,吴伯淋自然就成了专职牧童。吴伯淋每天与水牯为伴。这头水牯很有灵性。放牧时,吴伯淋就在山上干燥处躺着休息,晚霞漫天时,水牯就准时来到吴伯淋歇息处,一人一牛踏着晚霞回家。

  那天傍晚,一点儿征兆也没有,吴伯淋的大水牯在一个山凹里与一头路过的大水牯发生了惨烈的遭遇战。这一战直战到月上中天,两头水牯可谓棋逢对手。村里人举着火把观战。生产队长却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就要夏播了,水牯伤掉怎生是好?人们无法令两头水牯休战。足足斗了四个多小时,客牛才败走山坡。吴伯淋的水牯却也是伤痕累累。

  第三天下午,吴伯淋照例去放牛。他到牛栏前一看,顿时傻眼了:牛栏里大水牯不见了,代之的是一头母水牛。原来,生产队考虑到水牯正“发”,只寻思相斗,不利耕作,就与牛伢郎换来一头母水牛。

  吴伯淋一想起那头与他相伴相随了好几年时间的大水牯就闷闷不乐。

  我们生产队后来就再也没有饲养水牯了。吴伯淋说,每每看到别人神气地赶着大水牯从他的面前经过,便羡慕不已。

  大人们考虑的是实用,我们小孩子则喜欢热闹和刺激。吴伯淋说。那晚,我就站在自己的水牯的不远处,为它呐喊助威。在它战胜对手发出胜利者的呦呦低鸣时,我内心的快乐难以言表,然而,它的胜利竟然是昙花一现。

  20年前,水牯相斗在泰顺县又悄悄盛行起来。当时已不愁衣食的吴伯淋立马加入饲养斗牛的行列。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751qp.com/douniuniu/20190110/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