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鞋为什么这么赚钱?揭秘天价球鞋背后的炒鞋

据老猫介绍,在倒钩价格涨到5000元时,当时几乎所有炒鞋的人都认定这双鞋不会再涨了。但豪哥拿着几十万元一下子全砸了倒钩上。后来,倒钩的价格一飞冲天,豪哥随即在高位全部抛出,一双鞋的利润就一万元,赚得盆满钵满。

  在炒鞋群,如果哪个人敢在一波风口到来前下重注,并获得成功,那么他将会受到圈内人的热捧和追随。豪哥的战绩赢得了老猫彻底的信任。“现在他买哪双,我就买哪双。”老猫说,最近豪哥囤了一大批Off White和Nike联名的钉子鞋,于是他也跟着买了13双,等待着下一波风口的到来。

  事实上,在老猫看来,不管是他自己还是豪哥,他们都属于等风来的人。而在炒鞋圈真正有能力的是那些可以“造风”的人,也就是炒鞋圈的“大庄家”,相当于股票市场的操盘手,属于金字塔尖。

  “倒钩能涨到这么高,很大程度上是nice平台上一个叫做‘飞哥球鞋点评’的人炒起来的。”山羊表示,飞哥是nice上一个拥有14万粉丝的KOL,而在平台上这种级别的人是有“操盘”能力的。当然,飞哥也有跟山羊一样的内部会员群,不过“入群费”比山羊要高很多,为2500元。此外,以后每个月还会定期收取1500元左右的会员费。

  8月初,飞哥开始炒倒钩这双鞋。所谓炒,就是在公开平台上大批量买入“倒钩”。飞哥进场后,人数相对较少的内部会员群首先得到了这一消息,并马上跟进扫货。作为公开平台,一时间涌入大量的订单后,倒钩的价格便开始疯涨,从5000元一路飙升到8000元,随即破万。

  等到内部群的成员都扫到货以后,成员们便开始在各个炒鞋群里面放消息,言之凿凿地表示“倒钩还会继续往上涨”。于是,越来越多不明真相的人开始涌入,倒钩的价格被进一步抬升。当价格达到近乎顶点的时候,飞哥和其成员们便开始抛,于是一双双原价1299元的鞋被后进场者以16000元、17000元的价格买入,并最终砸在手中。

  实际上,除了割新人的韭菜,某种程度上,职业玩家在跟风的同时也存在被割的可能,因为基本上没有人能以低于第一个进场者的价格买入。在这场博弈中,进场速度决定了挣钱多少,内部人士在收到群主的消息时,后者已经完成了建仓。

  “如果你有一百万的资金,在毒上扫一百双鞋,这个鞋至少会涨1000元。”山羊说,除了nice平台上的飞哥,斗牛平台上排名第一的鞋团团长“董百万”也都可以操纵价格,庄家通吃的剧情每天都在上演。

  据山羊介绍,董百万也是一个95后。由于进场时间早和提前布局,在斗牛刚起来的时候就积累了大量人气,现在董百万的鞋团是斗牛最大的鞋团,鞋团成员超过了2000人。

  “如果带着2000人的鞋团一起冲,就没有他冲不起来的鞋价。”山羊补充说。

  03

  平台原罪

  “这一波炒鞋潮能起来,平台的出现起了决定性作用。”山羊说。

  现在,在nice、毒、斗牛等主流购鞋平台的首页,都显示着“抵制恶意炒鞋”的相关声明。这些声明基本的逻辑都用醒目的字眼声称着平台的初衷——致力于打造一站式球鞋交易平台,并在球鞋的交易环节提供专业的鉴定服务。不过,在山羊、老猫、豪哥这些炒鞋人士看来,这些平台之所以能受到追捧,是因为其本身的机制就为炒鞋者提供了方便。

  据上述人士介绍,8月份鞋价疯涨的背后,除了类似于飞哥、董百万这样的意见领袖在二级市场推波助澜,平台自身的寄存、闪购、担保预售等功能,就是炒鞋圈成功从幕后走到台前的一个跳板。

  “以寄存功能为例,在8月份‘冲冲日’期间,买家在买到鞋之后,不用将鞋寄回,而是可以将鞋以很低的价格寄存到nice、毒、斗牛等平台上,然后再倒手卖掉。”山羊表示,这样的功能无疑可以加速球鞋交易的频率,就像是在股票市场上进行买进卖出一样方便。

  在整个炒鞋市场就这样被盘活以后,由于上述这些平台不像股票市场有监管机构的存在,平台自己就可以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于是越来越多的问题开始出现。

  “这些平台出现后,球鞋由原来的半地下变成了完全公开,几乎每一分钟都在变化。在这个过程中,锁单、砸价就会屡屡发生。”

  老猫说,所谓锁单就是买家在付款后,卖家拒绝发货,然后赔偿保证金。由于鞋价每时每刻都在变,卖家在发现鞋价涨幅已经远远超过保证金数额后,就宁可赔钱也会拒绝发货。而砸价则是卖家为了大批量出货,故意压低价格的同时去扫同行报价较高的货。由于付款时间为半个小时,只要买家不付钱,这笔交易就没法退出,从而为自己的出货提供时间差。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751qp.com/niuniuyouxi/douniuguizewanfa/20190926/1498.html